文拓

文化产业协作体

深圳为何成创新摇篮 华为、华大基因、柔宇科技道出秘密

(2018年06月21日)

作者:      发布时间:2018-6-21

当前,创新成为全球经济的重要驱动力,创新驱动也成为许多国家谋求竞争优势的核心战略,全球城市的创新实力比拼如火如荼。深圳仅仅历经40年,就从“科技荒漠”成为“创新之城”,孵化出了华为、腾讯等一大批科技创新领域的明星企业,因为其令人惊叹的创新实力,也频频成为国内外公众和媒体关注的焦点。

  6月7日~8日,由每日经济新闻主办、中国上市公司董秘俱乐部提供智库支持、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及创见研究院联合主办的“大道之行——去深圳对话好公司”访学活动在深圳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50多位上市公司董秘以及其他高管组成的访学团,访问了华为、华大基因以及柔宇科技。企业从自身的角度,对深圳成为创新摇篮的原因给出了答案。

    政府大力支持

    经过40年发展,深圳已经实现了从加工制造基地向科技产业创新中心的转变,并建立了强大的互联网和信息产业基础,形成了“设计-研发-孵化-生产-运营”的创新生态系统,成为吸引全球创新企业和创客人群的“硬件产业硅谷”。

  如果说硅谷的“进化”离不开斯坦福大学的话,那么,对深圳的创新生态体系建设来说,政府可谓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虽然深圳在一流大学和研究机构数量方面并不多,但是深圳早在2010年便推出了吸引高端人才的“孔雀计划”,即对最优秀的研究团队提供8000万元的资金支持等。

  与北上广相比,深圳对待外来人口更加平等、开放。相信很多人对“来了就是深圳人”这句话并不陌生,它不仅温暖了无数外乡人,给人留下深圳充满温情和包容亲切感的印象。

  另外,深圳也对初创企业提供资金支持。除了常规补贴之外,还设立了政府基金,主要在风险较高的早期阶段提供投资,对象以本地企业为主。作为支持初创企业的一环,深圳市还主动为高科技产品创造市场。

  基于上述种种原因,深圳用短短40年的时间,便孵化出了华为、腾讯、大疆、华大基因、柔宇科技等创新领域的明星企业。

  作为深圳创新的标签,华为是不得不提的。过去,从2万元资本起步到去年年收入突破6000亿元、从小型民企到跻身世界五百强、从运营商行业的跟随者到超越爱立信成为行业的领头者,华为以其稳健而快速的步伐屡屡创出业绩新高。在华为成长的历程中,创业、创新、开放、奋进这些深圳印记,早已深入华为文化的骨髓。

  在深圳的创新热潮中,除了华为这类大企业外,成立几年、十几年的创业企业也发挥了重要作用。2006年,大疆汪滔利用深圳地区作为代工中心的优势创办了大疆,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如今大疆已经占据85%的全球市场份额。

  2012年,29岁的刘自鸿创立了柔宇科技,仅两年后,便创造了打破世界纪录的新型超薄彩色柔性显示屏,其厚度仅有0.01毫米。值得一提的是,2012~2017年,柔宇科技共完成五轮融资,而在E轮后,公司的估值约为50亿美元。在柔宇科技副总裁樊俊超看来,深圳的优势,在于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将柔宇科技这样的初创企业培育成独角兽企业。“美国硅谷的企业成长为独角兽所花的时间平均不到6年,而深圳只需要不到3年时间。”

  此外,成立于1999年的华大基因,目前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基因组学研发机构。华大以产学研一体化的创新发展模式引领基因组学的发展,通过遍布全球的分支机构与产业链各方建立广泛的合作,将前沿的多组学科研成果应用于医学健康、农业育种等领域,推动基因科技成果转化,实现基因科技造福人类。

  为什么是深圳?

  那么,上述公司为何选择深圳?想要获得答案的最好途径,或许就是从民营企业或民营企业家的视角来寻找。

  6月7日上午,访学团一行参观了位于深圳盐田区的华大基因博物馆,大家就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的“公司所有员工都必须活到100岁”的预测进行了深入交流。华大基因副总裁刘娜也解释了为何华大基因选择深圳的原因:“华大发展到现在,与华大自身的努力和政府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在早期,市政府会来公司现场办公,帮企业解决一些问题,并且在公司发展早期,还会有一些税费的减免。此外,市政府的一些领导们也敢于创新、敢于去做先锋。举例来说,此前华大基因做无创产前基因检测这样一个先进技术时,全世界都没有在临床上得到应用,而深圳却下发红头文件让公司去试点,这是很难得的。”

  “对于华大这样新兴的企业来说,需要一个土壤来支持创新,而深圳这个土壤是挺适合创新的。深圳现在有一个大的目标,就是希望能够超越波士顿,成为全世界创新企业的集散区。在华大来到深圳的这十年时间(2007~2017年),公司业务覆盖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测序仪卖到10个国家和地区,拥有6000余名员工,13个业务板块。”刘娜解释称。

  同日下午,访学团又来到了另一家高技术壁垒的企业——柔宇科技,因为研制出全球最薄的柔性显示屏,初出茅庐的柔宇科技成为了明星企业。在总结快速成为独角兽公司的经验时,樊俊超表示:“如果不是在深圳,总投资约110亿元的柔宇科技全球首条类六代全柔性显示屏大规模量产线不会在6月6日就成功点亮投产。在国外,建厂到投产,一般需要6~7年,但在深圳只需要2~3年,深圳市政府给予了支持加落实的政策。事实上,政府以多种形式给了我们很多支持。比如绿色通道、无息贷款等。”

  6月8日一早,访学团继续参观了位于深圳坂田的华为基地,如今“三十而立”的华为,在运营商业务已经处于“无人区”。同时,华为也开始摸索“其他粮仓”,并逐步发力云计算、人工智能、车联网、无人驾驶、大数据等领域。在总结华为过去高速成长的原因时,华为云战略与产业发展副总裁宋哲炫表达了自己的看法:首先,华为整体的战略规划非常早;其次,华为的学习能力比较强;最后,华为人非常刻苦。

  记者还注意到,此前不久,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表示,过去30多年,华为的成长得益于中国改革开放,得益于深圳领先的营商环境,未来华为将继续扎根深圳,推进深圳总部转型升级。——摘自《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