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拓

文化产业协作体

“文化+”与新型城镇化 王永章安仁论坛发表看法

(2016年05月31日)

作者:      发布时间:2016-5-31

如何在城镇化中保护和发展传统文化,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成为全社会共同关注的话题。5月29日,在由国家发改委作为指导单位、国务院参事室和中华文化促进会主办、华侨城集团承办的“2016安仁论坛”上,中华文化促进会副主席、文化产业(中国)协作体执行主席王永章就“文化+”与新型城镇化发表了自己的四点看法:

    他说,据有关部门统计,到2015年底,我国城市数量已达到656个,建制镇数量达到20515个,分别比1978年增加463个和18342个。同时,城镇人口快速增加。1978年是1.7亿人,2015年,城镇常住人口达到7.7亿人,增长了3.5倍。1978年到2015年,城镇化率以年均1个百分点的速度,攀升到56.1%。一些发达国家的城镇化率从20%提高到50%,英国、美国用了50年,德国、法国用了70年,而我国只用了30年。通过这组数据,大家可以看到,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经历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速度最快的城镇化进程。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件事情。正因为如此,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把推进新型城镇化列入国家重要的发展目标之一,摆到提高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水平、努力缩小城乡发展差距、推进城乡发展一体化的高度来认识。   

    近年来,中华文化促进会对农村文化建设十分关心。如去年10月26日在北京发布的《2015:中国文化发展指数(CCDI)报告》就是由中华文化促进会和上海交通大学合作编制、文化产业(中国)协作体和中国文化指数研究中心共同完成的。这是我国第一次发布文化发展指数,并且首次把农村文化发展纳入中国文化发展指数的评价体系。报告认为,农村文化发展状况正在深刻影响我国文化发展质量结构。农业文明的现代化程度是影响农村文化现代化发展和文明转型的根本基础。报告还通过分析2011年至2013年农村文化发展指数的变化,指出农村文化发展状况与我国实施和推进的新农村建设、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城乡一体化发展密切相关。

    王永章第一个看法是,“文化+”新型城镇化,不是+或不+的问题,关键在于怎么+、+什么?因为不管+或不+,文化就在那里。城镇建筑设计有没有文化,有;城镇环境设计有没有文化,肯定也有。“文化+”不是指1+1等于2的简单运算,而是指在文化基础上呈几何级数的高级运算。这一运算,可以改变城镇化的格局,放大城镇化的视野,拓展城镇化的思路,凝练城镇化的主题,凸显城镇化的特色,避免城镇化的““千镇一面”。所以,“文化+”新型城镇化,是利用文化的力量和城镇化的机缘,让文化与相关行业深度融合,发展新的产业业态;利用文化的价值和城镇化的平台,创造新的社会价值,让文化与城镇均实现可持续发展。有的地方做得就比较好,如浙江省各地创新机制、着力打造特色小镇,到2016年1月,全省已有79个特色小镇列入省级创建名单。未来3年,还将重点培育100个形态上“小而美”、功能上“有集合”、产业上“专而强”、机制上“新而活”的特色小镇。四川省的“百镇建设行动”在全国影响也很大,已经走出了一条“形态适宜、产城融合、城乡一体、集约高效”的城镇化路子,有力促进了特色小镇“产、城、人、文”“四位一体”的融合发展。大邑县安仁镇就是一个成功的典范。

    王永章在回顾了当年扶持建川博物馆聚落落户安仁镇发展的曲折历程后,感慨地说,如果建川博物馆聚落没有落户在安仁,安仁这座历史名镇不可能像今天这样青春焕发,更不可能产生打造世界级博物馆小镇的奋斗目标。目前安仁古镇已经形成“社区、街区、景区、园区、示范区”五区合一的格局,既是产城合一的宜居社区、历史风情和人文风情融合的街区,又是具有知名度和影响力的旅游景区,同时还是文化产业的特色园区,文化与城镇化深入融合、嵌入发展的示范区。可以说,建川博物馆聚落对拉动安仁镇的城镇化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这就是“文化+”新型城镇化的无穷魅力。

    王永章第二个看法是,新型城镇化建设并不是要统统推到重来,拆旧换新,合理适度地保护利用好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开发好传统古村落,也是新型城镇化的应有之义。近年来,我国城镇化速度很快,成绩不容置疑,但是,必须清醒地看到,在推进城镇化的过程中,由于个别地方政府和干部缺乏文化意识和文化自觉,不同程度地破坏了一些历史文化遗存,摧毁了一些有文化价值的古村落,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失。问题是,至今有的地方仍没收手,还在继续拆除老文物,建造新古董,干一些既愚蠢又没文化的事情。他认为,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除了错误观念的指导、政府主管责任不到位、社会舆论监督不力外,文化、文物部门的职责缺失,也是重要原因之一。在推进新型城镇化、保护历史文化方面,文化、文物部门的干部责无旁贷,必须勇于担当、敢于直言。   

    王永章第三个看法是,“文化+”新型城镇化需要一大批具有文化情怀和历史担当的社会企业和有识之士。华侨城集团“文化+旅游+城镇化”的发展模式引起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特别是继与四川安仁镇、天回镇签订合作开发协议之后,在刚刚结束的第十二届深圳文博会上,又决定以 300亿投资改造龙岗区甘坑客家小镇。这种大手笔,令人刮目相看。他谈到与华侨城集团公司总经理段先念相识12年的友谊,满怀深情地说,段先念总经理就属于那种既有文化情怀,又有历史担当,同时还具有创新精神的领导干部。过去,西安曲江的发展和西安的城市建设,已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今后,华侨城集团的发展还将继续证明这一点。另外,王永章还谈到全国人大代表、西安关中民俗艺术博物院院长王勇超抢救复建古建筑的事迹。他说,这些古建筑如果不是被王勇超及时抢救回来,就全变成了砖块瓦砾。王勇超做了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应该给予积极支持。王勇超的行为固然值得赞赏,但希望今后在推进新型城镇化的过程中,不要再拆、拆、拆,给别人创造原始积累和发展的机会。

    王永章第四个看法是,新型城镇化必须坚持以人为本,注重对传统古村落和历史文化街区的整体性保护。这个整体性既包括主体建筑,也包括人、技艺和生活方式、生产方式。古村落是我们先人在漫长的农耕时代所创造的文化遗产,作为一种文化资源和空间资源,应很好地认识它、利用它、改造他。现在一些地方在推进城镇化的过程中,把现有古村落的居民搬迁到新建的安居楼里去,再把老街区重新改造,招商引资,发展旅游。这种做法不能一概否定,但也决不能作为一种成功模式加以推广。发展乡村文化旅游是新型城镇化的目的之一,但不是主要目的。新型城镇化的中心任务是发展农村生产力,根本目的是提高城镇居民生活水平,保障城镇居民的文化权益,促进城镇居民自身的文化保育和发展能力建设。十三五规划纲要强调,要坚持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所谓以人为核心,就是在改造人们的生活环境、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的同时,注意保护原有的生活生产方式、空间形态和水利形态,使乡土文化的土壤依然肥沃,让古村落保持活的状态。    

    历史文化街区同样如此。日本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对已有的历史遗产保护地区提出不拆、不卖、不租的“三不主义”政策。李克强总理去年4月在福州考察三坊七巷历史文化街时强调,城市规划建设既要有开放意识,注入现代元素,还要保护好历史记忆,在宜业宜居中体现优秀文化传承。我认为,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外来企业,在推进新型城镇化中都应放下身段,尊重乡村、尊重历史、尊重充满泥土气息的艺术与生活,以协作者的身份参与历史街区和传统村落的保护。这方面华侨城集团的发展思路就很清晰,在深圳甘坑客家小镇,华侨城不仅是投资者,也是运营管理者;小镇居民不仅是普通住户,也是相关产业的运营者;八方来客不仅是外来的文化消费者,也是文化产业的投资者和文化建设的参与者。按照这种思路运作,新型城镇化才会走向一条正确的道路,并且越走越宽广。

最后,王永章说,前几天我读到一条微信,作者引用了大量数据来证明一点:中国未来三十年,乡村将成为奢侈品。这个预言有些大胆,但我们期待,经过各方面的共同努力,通过“文化+”新型城镇化的历史进程,这一美好愿景能够实现。